<small id="1upsv"><td id="1upsv"></td></small>
<option id="1upsv"><thead id="1upsv"></thead></option>

<small id="1upsv"></small>
    1. <noframes id="1upsv"><thead id="1upsv"><td id="1upsv"></td></thead></noframes>

    2. <noframes id="1upsv"><p id="1upsv"></p>
    3. <small id="1upsv"><dl id="1upsv"></dl></small>
      <object id="1upsv"></object>

        <table id="1upsv"></table>

        鹽的歷史

        【客家婦女】 挑鹽的苦難日子

        文章來源:本站          發布時間:2019-12-04          瀏覽量:1516

        客家婦女的吃苦耐勞精神,不僅聞名國內,而且在國際上令許多外國朋友贊嘆不已。解放前,梅縣的客家婦女又一次向世人顯示,那勇挑生活重擔、頑強不屈的奉獻精神。西陽婦女挑鹽上江西就是一例。

        西陽婦女挑鹽上江西記

        事情發生在1943年,據粗略統計,前后參加的有上千人次。每次來回15天,行程約500多公里。

        1937年7月7日,日本對華發動了全面的侵略戰爭,相繼侵占了我國的大片土地(包括我們廣東的所有沿海城市)。1941年12月日本帝國主義者更進一步發動了太平洋戰爭,占領香港,進而踐踏了整個東南亞。我們僑鄉此時南洋的接濟完全斷絕,加上1942年冬開始的大旱,百姓陷入大饑荒之中。人們只好靠吃糠餅,上山挖“硬飯頭”(一種樹根)、割“猴哥蕨”充饑。大家恨透了日本鬼子。

        那時的贛南,糧食有余,可非常缺鹽。

        豐順境內的韓江邊仍然有鹽,但運輸十分困難。由于天旱缺水,礁石淺灘多多的韓江上游——梅江幾乎斷航。原有的汽車由于沒有零配件,大部分已成了廢鐵,即使有車,也沒有汽油,靠燒木炭也很難爬大山。

        那是1943年春,有商業頭腦、聰明的人馬上就抓住這一商機,想到了能挑重擔、能翻山越嶺的梅縣婦女,特別是緊靠豐順叢山的西陽婦女。當時西陽婦女沒有怨天尤人,沒有等待“天官賜?!?,一切全靠自己救自己,很快就一群又一群地參加了挑鹽的行列。

        以下是一些當年的參加者,對我講述的親身經歷——

        老一輩西陽婦女的頭裙,顏色獨特——白頭藍背。

        西陽婦女挑鹽上江西路線圖(1943年)


        路遙出真知 燈芯擔成鐵


        “燈芯擔成鐵”,這是行前老人們告誡我們的話。我們雖然是扁擔不離肩,從小練就了一副鐵肩膀、一雙鐵腳板,但這還是頭一回,挑上擔子不算,還要一連走十幾天。就像燈芯這樣輕的東西,擔到最后也可能像鐵塊一樣沉重,千萬不能大意。出發前,我們大家都很認真地做好一切準備:扁擔、草鞋、竹籃、一身換洗的衣服、竹笠和兩塊防雨的油布、一只水壺以及一只空洋鐵罐等等。其中竹扁擔特別重要,這次出門走遠路不能擔很重的,要準備一條軟一點的;草鞋也要有3~4雙,還不能全新,否則要傷腳。這兩件東西,缺了扁擔不能挑,缺了草鞋不能跑。我們的好伙伴黎姐,她的父親是曾經參與倡辦白宮公學的開明鄉紳。她讀過書,懂得衛生科學知識。她教我們一定要帶水壺,沿途絕不要喝生水,也不要吃那些路上擺賣的食物。為了殺菌,她還要我們帶上蒜頭和雄黃,每天三頓飯都吃上一點。至今想來,大家仍然對她懷著感激之情。


        這次遠行,特別令我們心里難過的是,要放下年幼的子女,告別慈祥的公公、婆婆。路途遙遠,人地生疏,路上可能遇到的風險無法預料??梢詨涯懙氖?,我們幾個同村的姐妹在一起,大家都很年輕只有20多歲,團結一心、相互幫助,一定會平安地回來。


        當然,也有個別人在背后說我們:可能到了好地方,嫁個老公就不回來了??晌覀兡睦锸沁@樣的人。我鄰近的10多家人中,就有6個和我一樣是帶著1個或2個孩子守寡的,不是丈夫在外音信全無就是已經去世,但我們都想,決不能丟下孩子去改嫁,自己再辛苦,咬著牙也要把孩子帶大,不能再毀了他們的一生,同時把老人照顧好。這也算是“修心”和“積德”吧。


        我們的取鹽的地點是豐順的潭江,位于韓江中游。晴天,從白宮墟旁的河畔向南望去,只見遠處層巒疊嶂,山頂著天,天壓著峰。在群山的那一邊就是豐順。我們從早上出發,翻山越嶺,走在人跡罕至的崎嶇小道上,上高坡下陡壁,穿荊棘過密林,不怕黃蜂、毒蛇和猛獸。去的時候還好,可說是空手,而且下坡較多,路程大約是120里,第二天下午就到了目的地。


        給我們帶路的鹽監(押運員)是一個中年男子,挎一個布包(袋),頭戴竹笠,手拿一根竹棍??磥砼郎侥芰€不錯,對我們也還和善。到了潭江,他領我們走進一間鹽庫,每人自己報數,我要了70斤(大約現在的83市斤)。他們就稱兩個35斤,分別用布袋裝好結上,貼上寫著重量的封條,然后放在我帶來的兩只竹籃子里。我們平常挑的都是上百斤,要比這重得多,但現在都不敢貿然多要,鹽監也要我們量力而行。


        第三天天剛亮,我們就挑鹽上路了,更大的考驗,一個接一個地也就從這里開始。


        崇山峻嶺難攀似登天


        從潭江出發,過了砂田,擋在我們面前的就是銅鼓嶂,它是廣東的第三高峰(高1560米)。接著還有銀窿頂(1357米)、明山嶂(1278米)、鴨鳧嶂(1177米),群山連綿。這能過得去嗎?


        這條山路可能是抗戰以來,從潮汕逃難的人群和后撤的士兵走出來的。一路上有時幾里、有時甚至是十幾里不見人煙。遇到的幾乎都是我們的同行,偶爾還有我們認識的同鄉或親戚,有人會問我們:到潭江去還有多遠?挑著擔子翻山是一件十分艱難的事,上坡時,擔子要傾斜又怕它沿扁擔下滑,腳下還要一步一步地小心踏穩。上不了二、三十步,已經是大汗淋漓,喘得上氣不接下氣,眼前感到有點暈眩。這時候,只有趕緊找一塊平一點的地,歇一會兒。遇到無法翻越的巨石、峭壁,我們就只好繞著走,一邊是峭壁一邊是懸崖,驚險萬分。路很窄,有時要用一只手扶著崖壁,一步一步地邁過去。如果對面正好來人,他們都會自動地讓路,退回去。就這樣一山又一山,誰也不去數它,每個人都把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腳下,全神貫注地注視著路面情況。那些橫在小道上的樹根、雜亂的石頭,還有那大大小小的坑和溝,一不小心就會把我們絆倒,或者把腳扭傷。


        有一次,阿菊一不留神,路上的荊棘竟把她的褲子撕了個大口子,幸虧人人都帶有針線。還有一次,一條大蟒就在路旁,把我們嚇了一跳(其實它怕我們,一見我們就溜走了)。至于那些會吃人的虎豹豺狼,我們只在遠處看到過,一次是一對母子老虎,另一次是一只狼。沒有什么可怕的,我們人多,它們只在那里瞪眼,不敢過來。還有成群的黃蜂和大黑蟻也是挺厲害的;有的樹木有毒,挨上了就會皮膚紅腫發癢……不過我們都知道如何同它們和平相處。


        晚上我們就住在山民的家里。我們每人都隨身帶著米和咸菜。在那個年頭,山里人連自己都挨餓,哪還有可供我們吃的。沒有床也沒有蚊帳,我們就睡在鋪草的地上,山上的夜晚有點冷,大家就擠在一起,把護身的扁擔放在身旁。天特熱的時候,用扁擔當枕頭,周圍再點上艾草驅蚊。做飯很簡單,每人一個用草編的小包,放多少米由自己定,一般是3盒米(大約半市斤多一點),結好后一齊放進大鍋里,煮熟后各吃各的。那個時候,買來的米都摻有沙子,除了好好地淘米外,吃的時候還得小心。在深山里,有個地方住就謝天謝地了,除了能躲毒蛇猛獸、避冷風露水之外,還可以吃上一頓熱飯;可以煮滾水,第二天帶在路上喝;可以燒熱水把腳用熱水泡泡,好好洗個澡,以消除疲勞,可以把換下的全是汗漬的衣服洗干凈,第二天掛在扁擔上,一邊走一邊晾干。


        這一天,是全程中最艱難的一天。好在,它是我們剛挑上鹽擔、精力最充沛的第一天。


        驕陽似火故意煎熬人


        我們西陽婦女的頭巾(家鄉叫頭裙)顏色獨特,白布加藍布(陰丹士林藍)。我們就靠它結在頭上擋太陽。前額的上方是白色,后面蓋在頭上的部分則是藍色。這次挑鹽路上,人們看到一隊婦女的頭上全戴著它,就知道是西陽婦女來了。


        太陽,特別是烈日當空曬在身上,頭裙和竹笠已經不管用,那酷熱就像是要把我們全身的油都要煎出來似的。老天爺啊,我們身上哪有什么油!有的只是汗水。中午找個陰涼的地方停下來吃飯,歇一歇。同時也躲一躲那天上的“火球”,把肩墊換一換,草鞋磨穿了,換一雙。由于太疲勞,大家不約而同地一吃完飯全躺下睡著了,大約只有一個小時多一點,還要趕路。但就是這頓飯和這約一個小時的打盹,我們又有了力氣,感到輕松了許多。


        2至3天下來,我們的身上全就都長了痱子,癢得難受,晚上躺在硬板上或者鋪在地上的草上,一夜難眠。再過幾天,身上就一片一片地脫一層皮。


        一天3頓吃的都是糙米飯加咸菜或菜脯(咸蘿卜)。那時我們能有飯吃就滿足了,我們的宿歇地多數都是沿途的民居,很少住客棧。一路上,吃住費用都由鹽監代支,到了目的地,再在工錢中扣除。我們穿的都是長袖衫和長褲,上戴頭裙腳穿草鞋,以防蚊蟲、防暴曬、防腳底損傷,一切都為了把身體保護好。


        挑一次鹽回來,衣服不但曬得褪了色,而且由于成天地浸漬在汗水之中,加上摩擦,真是爛得出奇地快。


        雨天路滑挑擔行更難


        要說晴天路難行,碰上雨天更是難。除了上下山坡危險,山間和河邊的小道、田邊小路也變得十分難行。踏在泥濘路上,腳很難拔起來,走在黃土路上,一不小心就滑倒。有一回過一個水溝,一個同伴沒有踏穩,一下連人帶擔子跌倒在水里。大家馬上停下來,過去把她扶起來并安慰她。幸虧鹽是封好的,沒有撒出來。但是衣服濕了,東西也都濕了,本來就重的擔子又更重了。這時,大家就幫她分擔一點,或者換著挑。


        碰上落雨天,真是連歇腳的地方都難尋。


        這點事還算不了什么。凡是挑過擔子或者看過別人挑擔子的人都知道,在平地挑擔子哪里是走路,那是在一路小跑。雨天的路危險難行,連在平路上我們都不能再邁步小跑。這結果就像千斤重擔壓在身上,只好頻頻地左肩換右肩,右肩換左肩,不知多花費了我們多少力氣和時間,真是苦死了!


        流行的疫病像閻王


        有黎姐和我們同行,給我們提醒,吃東西我是克制多了。但還是忍不住嘴饞。有一次休息的時候,看見有人賣茄子餅(家鄉叫“吊菜餅”),引得我口水直流,又很便宜,肚子也餓,我實在是忍不住,心想,就買一小塊吃,不要緊吧。誰知吃完不久,頭就昏了,一點力氣都沒有。鹽監只好就地雇人代擔了半天,這事給我的教訓太大了。


        我們村阿煥的母親,在路上看見又紅又大的李子,心想它可解渴,還能充饑,于是就買了十幾個,自己吃一半,留下一半打算帶回家去給老人和孩子,結果得了急性痢疾,死在從梅縣縣城回白宮的路上,離家只剩下20里的地方——申坑。這塊地也成了我們的傷心地,以后每次路過,心里就為死去的姊妹難過,同時有一種說不出的恐懼,當然也更加提高警惕。


        每次在路上,總會遇到死人的尸體,沒有人管,在路旁腐爛。當我們經過時,原來在吃尸的野狗(也可能是狼)走開了,尸體上爬滿了蒼蠅,迎面撲來一股刺鼻的惡臭,令人毛骨悚然,觸目驚心!其中可能就有我們挑鹽的姐妹,也有的是上江西逃荒的。


        我們村里的阿益姆有個養女,挑鹽后回到家里,麻風病發作死了。她才只有18歲。


        就我們聽到的,周圍村子的挑鹽姐妹,在外病死的、失蹤的以及回到家后家人被傳染而病死的、家中老小因失去依靠而家破人亡的還有20多人。


        我們這一組人還算幸運,沒有遇到那些專門奸淫和調戲婦女的流氓、惡棍和爛鬼??赡苁撬麄兊奶阶影l現我們不是好惹的;也許是鹽監選的小路比較好,盡量避開了這些壞人。這些有經驗的鹽監都會考慮的,因為鹽要是挑不到江西,他就賺不到錢,甚至會丟了飯碗。那些壞人壞事我們也早聽說了,并做了充分的準備。他們只是少數,而且欺軟怕硬。我們一組10個人已商量好:大家集體行動,團結就是力量,決不讓自己的任何一個姊妹被欺負。扁擔不離身,它是我們挑鹽必不可少的工具,同時也是我們防身自衛最好的武器。扁擔是陪伴我們的好伙計。我們曾經有一首“打竹板”,這樣唱道:擔干(扁擔)是件寶,挑鹽少不了;擔干是武器,隨時拿在手,爛鬼見了跑。


        黑心鹽商


        每天日出行到日落山,在路上11至12個小時,除去吃飯休息外,大約8到8個半小時都在走路。從潭江挑上鹽擔后的第7天(也就是我們離家后的第9天),一路經過砂田、銅鼓嶂、銀窿頂、明山嶂、鴨鳧嶂、白宮、西陽、梅城、大坪、車子排、大柘、八尺、江西尋烏,大約500里,長途跋涉(平均一天70里),地跨兩省,終于把鹽挑到了目的地——江西安遠。我們被帶進一個大庫房,放下鹽擔后,他們就派人過來一個一個地檢查鹽袋上的封條和過秤,然后叫我們依次地一袋一袋往地上倒。在旁等著的人則一筐一筐地向里面摻東西。起初我們也不知道他們加進的是什么,它和鹽太相似了,仔細一看原來是粗沙子。周圍擺著許多的籮,里面都是準備好的沙子。真讓人不敢相信,這樣的鹽還能吃嗎!他們為什么做出這樣傷天害理的事情來呢?我們在家里,吃飯時牙齒都曾被鹽里的沙子磕過。為了不吃到沙子,后來大家只好把鹽煮成鹽水,讓沙粒沉淀下去。有人還進一步把清鹽水熬成白鹽(家鄉又叫“火鹽”)。經過這一次挑鹽,大家才一下子恍然大悟:天下烏鴉一般黑,原來我們吃的鹽也是被梅縣的黑心鹽商摻了沙子的。


        從江西回頭走,也要挑東西。鹽監給我們兩個選擇:給他們挑鎢砂到潭江;或者給他們挑米到梅城。挑鎢砂的工錢多一些,但是又得延長15天,再走1000里,不能回家。上次從潭江挑鹽返回,就是路過家門(在白宮)都不讓停,要一口氣挑到梅城。我們想家了,也需要休整一下。所以我們都選擇挑米回梅縣。


        回家的喜悅


        在江西我們曾問老表沒有鹽吃是什么滋味?他們是江西的客家人,我們說話相互還能懂。他們說,三天不吃鹽,全身就感到一點力氣都沒有。當年國民黨封鎖蘇區,鹽就是他們禁運的物資之一。我們長途把鹽運來,他們既佩服又高興。鹽在江西很貴,敢往菜飯里放鹽的人家,才叫“爽”(闊氣)。


        在安遠,我們有差不多一天的休整。


        江西的豬肉很便宜,而且膘(肥肉)足有2寸(大約60多毫米)厚。由于缺糧我們家鄉已很少有人養豬,就是想養也養不成,還沒有養大就被賊偷走了。我們已經很長時間沒有見過豬肉,到了這里一看,真是喜出望外。大部分人都把剛剛領到的工錢,通通買了大肥肉。然后在客棧里小心翼翼地煎,把豬油裝在帶來的洋鐵筒里,把油渣包好,一起都帶回家去。少數人則買豆油和米粉(粉絲)。


        挑米回到梅城時,剛領到工錢馬上就去買米,大約能買到5~6升(大約現在的10市斤)。照樣,米也是被摻了沙子的。


        我們天天都惦記著自己的兒女和父母,他們也日日夜夜地想念著我們。1天、2天、3天……到了第15天,我們終于回來了!孩子們從大老遠就跑過來接我們,嘴里喊著媽媽,眼里流著熱淚,老人們也都在各自的門前等著,我們的眼圈模糊了?;氐郊液⒆右易?,給我脫鞋,換上木屐(木拖鞋);婆婆則端來熱水,要我好好洗洗臉、燙燙腳。晚飯圍坐在一起,吃上了稀粥,吃上了油(放了點豬油煮的菜),孩子還給我盛粥、夾菜,要我先吃,他們像一下子長大了許多,和媽媽更親了。每一個挑鹽回來的姊妹家里都一樣,全家沉浸在無比的歡樂之中!


        接下來的是,我們又開始做草鞋,縫補衣服……準備又一次的出征。

        相關推薦
        黄漫画在线观看免费,国产综合色在线视频观看区,男女做爰猛烈叫床视频真实,国产黄a色v片网址